電影【娑婆訶】Svaha: The Sixth Finger 佛與魔,善惡在一念之間 | 宗教「神」片 | Netflix影評、金句台詞

電影【娑婆訶】Svaha: The Sixth Finger | 사바하 | Sabaha

電影【娑婆訶】Svaha: The Sixth Finger 為韓國的懸疑驚悚片,於2019年2月在韓國上映,由導演張宰賢執導,演員有李政宰、朴正民、劉智泰等領銜主演,敘述宗教團體的故事, 看電影劇情個人就蠻有興趣,查了一下台灣沒有上映,是在Netflix觀看。

電影【娑婆訶對我來說算是一部有趣的電影, 其實他要傳達的東西還蠻多,電影中心主軸就是對於「宗教」的討論, 雖然電影的片名取名叫做【娑婆訶】(사바하)看似針對佛教,且英文片名還可以看出關於「第六隻手指」,但實際上這部片包含了基督教、引用聖經及馬太福音的篇章故事作為故事架構。

 

 

其他討論宗教的電影

電影【來自星星的傻瓜PK】PK

 

– 以下內容含有劇情 慎入有雷區 –

– 以下內容含有劇情 慎入有雷區 –

– 以下內容含有劇情 慎入有雷區 –

 

電影【娑婆訶사바하 不僅僅在於佛教的教義探討而已, 甚至「佛教」教義不是這部片的主要重點, 背後要探討傳達的其實是「萬物同宗」, 是一部討論宗教根本精神的電影, 電影【娑婆訶很多地方都運用了大量的對比手法, 像是「魔」與「佛」其實是一線之隔,闡述 「魔」有可能變成「佛」,「佛」有可能變成「魔」……等等。

 

 

如果有根深蒂固的宗教信仰,有可能會不喜歡這部電影,畢竟電影【娑婆訶把「基督教」跟「佛教」融合在一起, 各取了兩宗教的一點來作為故事元素,甚至引用馬太福音第2章第16節的《希律屠嬰》作為故事起源的改編, 充滿了二元一體論的探討,諸如:「永生」與「死亡」、「命運」與「命運」……等等。

 

 

電影【娑婆訶】結合兩大宗教為故事由來

電影【娑婆訶有趣的地方在於結合「基督教」與「佛教」, 這兩個宗教平常在生活中幾乎是不可能兜在一起,電影【娑婆訶】敘述兩派人馬分別信奉「基督教」與「佛教」, 因為懷疑某一團體為邪教組織,於是這兩個宗教聯合起來,要揭發這個疑似邪教的團體,並且展開調查其是否有斂財等不法。 然而隨著一步步追查之下,除了有人因此喪命之外,陸續發現過去許多失蹤少女都跟此一邪教團體有關……。

 

 

「迷信」造就悲劇

電影【娑婆訶】故事開頭的背景時間始於西元1999年,敘述鄉下某一家庭生下一對雙胞胎姐妹,媽媽因為難產而死,後來爸爸也上吊而亡,其中雙胞胎姐姐的外型模樣與常人不同,長久以來家庭都視她為怪物, 並認為她是不幸的象徵、悲劇的來源,一直被隔離囚禁在獨立房間,與家人分開住,且沒有為這個姐姐報戶口(幽靈人口),只有妹妹定期為她送飯菜維持生活。

 

 

惡念歧視才是真正的「魔」

電影【娑婆訶】以科學的角度來說,姐姐根本就是因為外表的畸形特別,再加上鄉下民風不開化、迷信,所以導致姐姐被家人排斥,把遇到不好的事,都怪罪在她身上,將她視為招來厄運的禍首,反觀姐姐這個角色,事實上是被家人長期囚禁的可憐人,在故事中被當作為「魔」的化身, 然而人的惡念與歧視,才是真正更可怕的「魔」。

 

 

電影【娑婆訶】營造懸疑氣氛出色

電影【娑婆訶】前段所營造的詭異氛圍,算是相當出色,鋪陳了許多佛教的故事,並引用大勝佛教等名義,以及81魔軍……等等, 事實上這些引用 可能都不具有客觀的事實性,也有可能是電影為了穿鑿附會的衍伸, 提到「四大天王」存在,與印度的惡鬼……等等,我個人認為都不是電影【娑婆訶】的重點,只是要賦予電影更有宗教故事性的吸引力而已, 其中壁畫傳說故事裡提到本來的魔軍,因為心念向善,所以後來也成為佛祖手下的天王, 這個傳說其實就是電影要傳達的重點,「魔」如果向善,也可以成為「神」,反之「神」若向惡,也會變成「魔」。

 

 

「命運」VS.「運命」

電影【娑婆訶】 中所謂的「成佛」是達到至善圓滿,傳道至日本變成是「戰勝軀體」,也是人類最終的極限即是「永生」, 本片中的邪教大魔王其實原本是一個已得道圓滿的修行高僧,也曾被說是「彌勒轉世」, 是已經跨越人類極限得到「永生」的人 ,但是被預言將會有一個宿命天敵出現結束他的生命,自此之後,這個大魔王開始計畫性的撲殺所有符合預言條件的女嬰。 這也是象徵「神」轉變為「魔」的電影寓意, 為了要阻止這個命運的發生,所以他順著這個命運預言,走向魔道的「歧途」。

 

也許有些人覺得這部分不太合邏輯為什麼一個預言就可以讓這個永生大魔王變性,從一個倡「善」的得道高僧,突然墮入魔道而變成殺人魔, 並且還計劃性培育專屬的手下「保護」他,個人認為這就是電影【娑婆訶】的寓意,象徵人的貪婪與害怕,也是佛教所謂的「貪」、「嗔」、「癡」,怕失去現有的一切,所以開啟了不擇手段也要毀滅宿命天敵的意念, 所有符合條件的女嬰、少女都不放過, 雖然電影人物披著佛教的外表,但是事實上電影故事角色設定就是改編馬太福音第2章第16節《希律屠嬰》。 

 

 

「佛」與「魔」善惡一念間

劉智泰飾演的角色,象徵著修行得到的「佛」若有邪念,也會步向「魔」的道路,善、惡其實是存在一己之心,而朴正民飾演「廣目大王」的角色, 則是傳說故事的「魔」走向善的譬喻例子,標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象徵,之前滿手血腥但當他意識自己的錯誤時,就轉念向善,有人或許會認為故事轉得很生硬、不合邏輯,但個人覺得就是這部電影想要表達的概念,前面鋪陳的一堆佛經故事,都是為了後面的劇情進行。

 

電影【娑婆訶】結論

電影【娑婆訶】 個人認為還蠻有創意,畢竟敢去挑戰「宗教」議題的電影不太多,除了基督教、佛教之外,內容大量運用了多處的對比,尤其像是比方說「永生」vs.「病」、「老」「死」,「佛」vs「魔」,「死亡」與「再生」……等等, 或是佛教徒也參加聖誕節慶祝等等,尤其最後原本被家人視為是厄運的姐姐,居然轉化成為救世主的樣貌,幻化的樣子又從原本故事開頭以為的「魔」變成「佛」,很多時候都在一念之差,最後一幕的煙火也象徵著「再生」的寓意。

 

電影【娑婆訶】的故事架構或許稱不上完整嚴謹(如果執著去探討大乘佛教的教義……等等),但個人認為要傳達的宗教哲學,倒是還蠻耐人尋味的

 

電影【娑婆訶】Svaha: The Sixth Finger 喜歡的句子、金句台詞

1、 蓮花是極為高貴的花,雖然生長在汙泥之中,它卻不沾染一絲髒污,氣息清雅美麗。

 

2、 有一點很奇怪就是完全沒有奇怪之處。

 

3、 用基督教的那種二分法是很難找到真理的。

 

4、 做好事就要爽快點。

 

5、我拋個火種活動給你 ,何謂宗教三大要素? 教主、信徒、經書。

 

6、這世上分明存在著邪惡在威脅著善良,一些會員們的親屬由於交通事故或其他原因去世了,那麼那些加害者們如果沒有誕生在世的話,也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這個世界中的光明和黑暗是相互關聯的,也正因為有了黑暗,所以守護光明的人們才更為耀眼!

 

7、 我們正在與邪惡鬥爭,正完成上天交付的任務,我們不該有任何恐懼或不捨,你也很清楚。

 

8、 「我是一個失敗的人,因為無法守護父親到最後,所以躲到這裡。」

「 我想不是是因為母親溫暖的茶飯,才讓你如此軟弱。」

 

9、 我們都是純潔的鹿,然而威脅善行的惡行,必然存在於世界。

 

10、 媽媽你聽我說,無論別人怎麼說,你眼前所見未必是全貌,你的兒子正在跟邪惡對抗。

 

11、 我們在地上如同螻蟻般苦苦掙扎,然而上帝在哪裡呢?祂究竟在忙什麼呢?

 

12、 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嶄新的開始。

 

13、 教育的成效畢竟有其限度,所以才有宗教。

 

14、 佛教是無惡的,那是基督教的偏見,無論波旬還是修羅,追溯字詞的起源, 只是代表的人類的慾望與執著,你硬要跟惡扯上邊,那就當作是惡吧。

 

15、 以「善意」戰勝「惡行」。

 

16、 所謂「成佛」,是達到至善圓滿,傳到日本就是戰勝軀體,那是人類最終的極限,即是「永生」。

 

17、 我是在你們流血的時候,陪著你們流淚的人。

 

18、 我就是明燈,你們都是守護我的星辰,別為你做過的事感到悲傷,對軍人來說,「殺生」即是愛國。

 

19、 時間讓人不得不匆忙地過完一生而死去, 而我卻戰勝了時間,我必須為這個世界做很多事,所以我必須活著。

 

 

電影【娑婆訶】預告片

 

 

電影【娑婆訶】Svaha: The Sixth Finger 劇情簡介

電影【娑婆訶】敘述1999年在江原道的一個鄉村里,伴隨著黑山羊的叫聲,一對雙胞胎姐妹誕生了。 在妹妹金華(李在仁飾)和被詛咒的“那個東西”出生後的16年裡,對家人來說悲劇不斷。 另一邊,以挖掘邪教的名義從宗教團體騙取錢財維持生計的宗教問題研究所的樸牧師(李政宰飾)開始追踪佛教和密教的混種——可疑宗教團體“鹿山”。 在寧越的一個隧道裡發現了一名嘴裡咬著符咒和紅豆被殺害的女中學生的屍體,樸牧師得知嫌疑人金哲鎮曾經效力於鹿山。 但是,金哲鎮與被信徒稱為“廣目”的可疑男子羅漢(朴正民飾)見面後突然自殺,事件陷入迷局。 藏身於鹿山法堂中的樸牧師找到了隱藏的經書,以經書為線索繼續追踪事件,逐步接近圍繞著撰寫經書的風師金濟石和他創立的東方教、他積極支持的少管所出身的四 個少年以及1999年出生的金華等人的驚天秘密。(參自百度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