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迴路人生】Cruel & Unusual 影評:死亡不是真的結束… 

 

電影【迴路人生】Cruel & Unusual 影評

片長: 95分鐘

上映日期 :2014/07/25

 

電影【迴路人生】Cruel & Unusual是加拿大導演梅林德維塞維克(Merlin Dervisevic首部劇情長片,過去以短片獲獎無數的他花費長達四年籌備本片拍攝,有限的經費用僅僅十五天內即完成拍攝,更以本片勇奪西班牙「NOCTURNA馬德里國際奇幻電影節」中的「黑暗視野」單元最佳影片。

 

電影【迴路人生】Cruel & Unusual 在當年(2014)金馬奇幻影展為秒殺熱門場,並深獲多名影評人推薦,是一部深度對於人生哲學的省思電影,並帶有因果輪迴的隱喻在內。

 

 

在還未看電影【迴路人生】Cruel & Unusual 之前,就有不少愛影人士,面容誠懇認真貌地跟我說:這部片必看!!!超推薦!!!其中有一個甚至還說要不要集資買下放映權(!?),讓我對電影【迴路人生】Cruel & Unusual 未看就先充滿好奇,如果沒有期待,那收到驚喜,衝擊會更大,這是給未看的人建議!

 

 

如果你覺得被雷一下也無所謂,就繼續看下去吧…要我用一句話來形容這部片便是:「死亡不是真的結束…。」從來沒有死人來跟我們驗證死後的那一個世界,活著的人總是對死亡存有某種未知恐懼的臆測…一個人若連死都不怕了,那這世上也沒有甚麼可怕了吧!?

 

 

電影【迴路人生】Cruel & Unusual 個人認為也是對生命的另種詮釋,殺人與自殺都是對於現實世界的某種報復,或是以為這是種解脫,電影【迴路人生】Cruel & Unusual 存在著某種警醒的意味,逃避無法解決一切,…看完後亦有著意猶未盡的迴盪…小成本的片子,籌思了四年,導演僅花15天就完成,對於這種,個人認為根本是個很知道自己要甚麼的天才導演,對比著撒大錢玩特效的片,這種小而美片子不禁讓人由衷的佩服了起來,首映竟在台灣的金馬奇幻影展,更讓人增添了幾分奇幻的珍貴..

 

 

– 以下內容含有劇情 慎入有雷區 – 

– 以下內容含有劇情 慎入有雷區 – 

– 以下內容含有劇情 慎入有雷區 –

 

fx_fcen42379080_0003

◎ Bernadette Saquibal    

◎ 大衛瑞奇蒙派克 David Richmond-Peck    

 

 

似曾相識的記憶

有沒有那種曾經,某個畫面,某個地方,某個人說的某句話,你當下是那麼地似曾相識?好像你之前來過,做過,遇過….記憶是那麼地模糊不可靠又帶點熟悉….,人生中好像總有幾幕,遇到的當下,之前彷彿就已經曾經參與過…..或許是在夢中….但總不想起來是何時?

 

艾格開在馬路上,妻子在旁邊不停地絮聒著,遠方霧濛濛的一棵樹,原以為這條路早已是每日的必經之路,可彼此的對話內容以及眼前的景緻,卻在腦海中熟悉地讓艾格覺得自己有錯覺,而妻子對於艾格突然停車自言自語,也覺得一頭霧水…。

 

 

fx_fcen42379080_0113

 

 

回到了家,推開了某扇門,來到了一個像是學校的地方,迴盪的直廊上空無一人,飄著詭異的氣氛,旁邊有一道道的門,只有一道門像在等著他的出口,偶而會有某些往同一個方向走動的人,默不作聲的彼此,就像做夢一樣,作夢的時候,有時自己也很明白自己以前就夢過來到過這個地方,而你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也不知道終點是要到哪裡,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就突然出現在那個當下,那個地方…。

 

 

fx_fcen42379080_0001

◎ 大衛瑞奇蒙派克 David Richmond-Peck 

 

 

一切是怎麼開始的!?卻想不起來…

艾格來到了一個教室,教室內的同學們都對著一個電視機前聆聽,他像個剛入學的新生,心中充滿了許多為什麼?!

 

一次一位要上台懺悔自己的做錯甚麼,或者是小組討論,每個組員要分享自己怎麼殺人的,艾格在這被制控殺妻,無法接受這樣的他大聲地反駁,說自己非常愛妻子,絕對沒有這種可能,電視中的老師,下命令時充滿了無限的威嚴,就像每個被指控的嫌犯,都一定會說自己是清白的一樣….,到底是不是真的,除了自己還會有誰真的知道?!對方?未知者?神嗎?

 

 

那麼審判的那位主事者,站的位子又是誰呢?又是如何衡量的?電影【迴路人生】Cruel & Unusual 這部電影沒有出現引用或象徵任何宗教,但卻不由地會心存著畏懼產生聯想,以前覺得宗教是人給自己心中恐懼的一種安定的力量,但隨著時間,漸漸覺得這世界所有事物並不是真的眼見為憑 !這樣的場景讓人聯想到聖經:

 

“因我們都要站在神的台前……這樣看來,我們各人必要將自己的事在神面前說明。"(羅馬書14:10-12)

 

 

“因為我們眾人必要在基督台前顯露出來,叫各人按著本身所行的,或善或惡受報。” (哥林多後書5:10)

 

 

 

躲在電視後的老師

fx_fcen42379080_0107

 

兩位躲在復古電視後的老師(!?),有種說不出來的奇妙,因為無法觸碰,所以莫名地給人威嚴的距離感,在這兩位身上都找不到答案的艾格,氣憤難耐,在這裡的人身上只看到了服從,也許是害怕受到懲戒,也許是知道抵抗無用,也許是試過逃跑了也沒用,只有艾格勇於反抗…就算有一個看起來很罩有義氣的同學,曾經想出手一起逃跑,但到緊要關頭,卻還是變成了一個推諉不敢承擔的俗辣…。

 

 

fx_fcen42379080_0065

fx_fcen42379080_0064

圖 | 在看預告片時,這一幕就讓我聯想到佛教畫的地獄圖,裡面每個不停向上抓的手…

 

 

無關宗教的懺悔輪迴

陷入了無間地獄到底有多可怕!? 當你知道你所做的每件事,其實最終都是要面對坦承,也許在做之前,你就會好好思考如何做,直到反覆著經歷過死前的那段時光,艾格發現自己竟無法改變死前的任何事,就算以為逃出了那個學校,來到了一個有藍天的地方,卻也只是又回到了原本的起點(逃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

 

 

fx_fcen42379080_0004

 

 

 

世上無絕對,只有立場不同爾

艾格原本懷疑著妻子飄移閃爍的眼神,是內心對自己不忠的呈現,自以為買了腳踏車已經對妻子前夫的孩子很好了,對方卻不知感恩,帶著諷刺的毒言毒語趕走孩子,認為自己站在有利的位子上,只要說謊即可掩蓋一切,認為自己很慷慨,只要妻子要甚麼,都可以給,妻子卻要另設自己的帳戶,到底還有甚麼不滿足!?

 

這一切的一切,都在角色互換的時候,真切地感同身受而得到了解答,世上立場會隨著所處的位子而有了不同,在那位思其事,做了甚麼角色,就會思考那個位子的事情….。

 

 

 

fx_fcen42379080_0005

◎ 麥可艾克隆 Michael Eklund    

◎ 蜜雪兒哈里森 Michelle Harrison (Ⅱ)    

 

 

輕鬆來自於承認罪行,然後會知道自己罪有應得

在這個教室的同學們,都是在某個時間點過不去的人,選擇了一條不歸路,在這,像是幫助這些靈魂如何去檢討思考,分析他們過不去的癥結點,到底有沒有人在這樣的輪迴中畢業呢!?我很想知道…。

 

 

fx_fcen42379080_0077

◎ Richard Harmon    

 

其中一個面容清秀的組員,用平靜不帶感情地口吻敘述著自己曾經的罪刑-手弒雙親,給人一種莫名的膽顫,但繼續承認著罪刑時,對於甘於服在這種循環時,霎那間,你又明瞭了這一切為何對他來說是反而是一種輕鬆。

 

fx_fcen42379080_0091

◎ Richard Harmon      

◎ 麥可艾克隆 Michael Eklund 

 

 

fx_fcen42379080_0108

fx_fcen42379080_0007

◎ Bernadette Saquibal    

 

 

fx_fcen42379080_0008

 

結論:就算太沉重,我都將永遠愛你…就算它太沉重!

電影【迴路人生】Cruel & Unusual最後的結局,艾格的突破,讓人意外,雖然觀影後有不少的分歧意見,但就如同一開頭所講的,從沒有一個死人親身說明死後的世界,所以這樣的安排我是喜歡的,如果沒有逃出,就沒有能夠驗證,就像是一個贖罪的歷程,也如同為何宗教中有句話是:「人生下來就有罪。」也許來到這世上的我們都是在歷經著一場贖罪的旅程,也是服於因果的循環,個人認為這是一部關於人生的電影,透過不停地循環,讓人明白死亡不是真的結束…,逃避無法解決問題,而會讓問題跟隨著你,更警醒要慎重勇敢地面對每個當下。

 

 

【講座篇】1030728

此部片目前僅在三家戲院放映,誠品松菸、國賓長春、光點台北,可能因為不是大卡司的關係,但第一次嘗試長片的導演就有如此成熟的表現,而世界首映又是在台灣的金馬奇幻影展,著實為不可多得的小品。

 

7/26那天有去參加寶米片商辦的免費講座,有知名影評人聞天祥及精神科醫生王浩威到場。

 

影評人聞天祥表示因為這部片在臺灣影展反應熱烈,因此在上海影展那邊也引起注意,而順利參展,不然參與上海影展其實是有很多關卡,而首映影展對於電影本身是很重要的,大多都希望在大影展中就初試啼聲,所以大部分的亞洲大片都是往日韓影展去跑,而台灣影展總是有謙讓的美德,也因此電影【迴路人生】Cruel & Unusual的導演之前雖拍短片的經驗豐富,但迴片卻是他的第一部長片電影,所以這部初片並沒有引起其他影展的注意(也相對難以打入其他大影展),這部讓人意外的是一部北美的電影,北美電影但世界首映卻在台灣。

 

 

而導演成熟的帶鏡及編劇,並不會有讓人感到這有初拍的青澀,台灣的金馬影展算是國內愛影的自我集結,資金並不充裕,對於迴片的反應熱烈,也發生第一次有導演自費飛來台灣,面對台灣奇幻金馬影展觀眾的熱情,導演也深感意外又高興。簡而言之,電影【迴路人生】Cruel & Unusual 算是台灣金馬奇幻影展意外撿到的寶,也因為電影【迴路人生】Cruel & Unusual 在台灣的反應很好,引起注意,當初台灣就有四個片商爭取買此片的版權。另外,此部片所引發的討論迴響,也是出乎意料,有人認為艾格僅只是逃出小框框,其實外面還有個大框框還未逃出。

 

 

最後的老太太,大家都知道是誰了嗎?

 

(原本我以為的浪漫15日就拍完片,其實是資金困窘的一廂情願,因為資金上匱乏的侷限,所以導演的拍片速度被擠壓了出來。換個角度想,人的潛能好像常常會被壓力給激發出來,未嘗不是件好事!?)。

 

王浩威醫生講到希望這部片能當生命教育的教材,個人也認為很適合呢! 其中,提到【佛洛依德】的(自戀-自制)理論,如原來的艾格是以自我為中心,會將自己行為給合理化,認為這是愛,無形間給別人帶來壓力而不自知,直到角色轉化後,才明白自己的盲點。

 

 

而此部片中亦也有包含「潛意識」的概念,「潛意識」意指其實是自我毫無意識,也就是說實際上,當我們有意識的時候,跑出來的意念其實都是已經化了妝後的意念,人其實是很容易自我欺騙的動物。

 

 

片中的菲律賓籍母子,在美生活其實是非常艱辛及受到歧視的,也顯示出一個現象,亞洲人在歐美被歧視嚴重。(王醫師也舉例林書豪的例子,因為認識林書豪的媽媽。亦提到電影【經典老爺車】,在講種族歧視的議題。聽到這部份,我的感想是:不要什麼都認為移民很好,在小孩的成長人格中,環境佔很大一部份。)

 

 

而片中艾格認為因為愛妻子,也認為對方沒有能力,是社會階級的受害者,總是把權力都握在手上,然而家暴是不分階級的(無形中變成家庭暴力雛形),在臺灣有【家庭暴力防治法】,而他也有認識醫生熬很久,因為沒升上主任,所以酗酒,就開始打人。(OS:醫生也是人啊~)為何提到這個,是因為像這樣子的精神疾病,個別治療是做不出來的,團體治療才會知道原來大家都有黑暗面,這樣有助於幫助反省治療非懲罰,這也可以解釋電影為何是一種集體討論分享的模式(應該很多人在看的時候都認為這是一種處罰,也是地獄。)

 

 

「活下去」就算它太沉重

最後,為何在那個空間中的人都不敢反抗,不敢去找尋自己的那片藍天,只敢遵循原來的路。王醫師用一段某名作家的話來闡述:「我不敢在鄉間的小路散步,因為我不知道這條小路通往哪裡,但我可以在紐約的路上散步,因為我知道這邊的每條路,而且上面都有門牌號碼。

 

說明了人對於未知的路,總是不太敢冒險,因為害怕不知道自己會去到哪裡~這是一部「自我救贖」的電影,也希望以後會是學校生命教育的電影教材。

 

 

(最後,感謝寶米電影舉辦此次講座)

 

 

2014-07-26 19.08.05  

 

 

迴路人生DM

P_20140716_175944  P_20140716_175351  

 

 

電梯廣告

20140726_210024  

 

 

– – – – –

迴路人生講座 (103. 7 . 26 ) http://www.accupass.com/go/cnu

地點: 台北市長春路176號 (國賓影城台北長春廣場B2藝文空間)

 

 

 

電影【迴路人生】預告片

 

 

 

影片圖片簡介參考

片商寶米電影

https://www.facebook.com/pomifilm 

寶米官網

http://www.pomifilm.com.tw/  

 

 

開眼電影

http://www.atmovies.com.tw/movie/fcen42379080/ 

 

影片資料
影片年份:2014
出  品  國:Canada
出  品:Bare Knuckle Pictures
發  行  商:寶米
語  言:English
色  彩:color
音  效:
導演: 梅林‧德維賽維克
編劇: 梅林‧德維賽維克
演員: 大衛瑞奇蒙派克
蜜雪兒哈里森
瑪莉布萊克
麥可艾克隆

 

劇情簡介

迴路人生是加拿大新銳導演德維塞維克的首部劇情長片,曾以短片獲獎無數的他花費長達四年籌備本片,卻僅僅用十五天即完成拍攝。

 

艾格醒來後發現身處異度空間,他被告知已經死亡,並被控謀殺愛妻。什麼是地獄呢?不需要罰你上刀山下油鍋,只需參加彷彿戒酒協會的團體療程,找張椅子坐下來,然後分享殺人經驗,這只是痛苦的開端,如果拒絕,藏在電視螢幕裡的治療師就會狠狠地教訓你。

 

真正的酷刑,是在推開無盡長廊上屬於自己的那扇門後,你就會自動回到生命最後一刻,日復一日體驗死亡的滋味。艾格試圖衝破重重關卡,還自己一個清白,因為他不相信指控的罪名,但他是否真如自己所想的那般無辜呢?



相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