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台北文學閱影展 電影【寺山修司:明日在何方】影評:用不同的創意視角看世界 Where Is Tomorrow, Shuji Terayama

2020台北文學閱影展 電影【寺山修司:明日在何方】影評、台詞:用不同的創意視角看世界 Where Is Tomorrow, Shuji Terayama影評

電影【寺山修司:明日在何方Where Is Tomorrow, Shuji Terayama是一部於2017年上映有關日本寺山修司的紀錄片,藉由他人之口-認識寺山修司的同輩、後輩、共事…等人用對話口述的方式側面描寫寺山修司的半紀錄片。

 

 

日本行動視覺藝術先驅

寺山修司出生於西元1935年12月10日、卒於1983年5月4日,享年84歲,是一位日本視覺行動藝術的先驅,同時身兼多元身分,在各領域皆有活躍發展,如:劇作家、歌人、詩人、作家、電影導演、賽馬評論家,具有獨樹一格的開創性格局,寺山修司主張「拋開書本!走向街頭」在當時所開辦的露天劇場舞台可謂前無來者,強調思想解放,影響日本後現代藝術至深,青森縣的三澤市也設立了寺山修司紀念館。

 

 

 

自成一方的思想革命家

寺山修司強調人性思想的解放,甚至提出「自成一國」的理論,只要在一處四方的空地便可自成一國,而這一方寸無限延伸、延伸,便可無限擴張至各處,這便是無形的思想力量,在隨性的生活中引發震撼。

 

 

 

 

生活是現實,還是戲劇?

寺山修司在1967年開辦組演劇實驗室組成「天井棧敷」,主張任何一處都可以成為表演舞台,表演不應該只限於室內的舞台,不是只有在戲劇舞台表演才是表演,發起將「表演延伸到現實社會生活」,表示現實生活也是表演的一種,在當時沒有網路的時代,是非常新潮的表現主義手法,若以現實的角度來看也可非常「無厘頭」,受訪的人在訪談的時候也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做這些事(笑),但大家就不知道為什麼被驅使而做了。現實中上演行動藝術之後,最後甚至搞不清楚誰是觀眾、誰是表演者,在戲劇與現實之間模糊了界線。

 

我們成爲世界的ㄧ員,演員是誰?是誰在演戲?演的是什麼?觀眾有如進入迷宮,被捲入ㄧ個變數中,中間會產生什麼化學變化?

 

 

 

寺山修司的反體制前衛

寺山修司在當時日本保守的民風屬於非常前衛的藝術表現手法,開啟了日本行動視覺藝術的先端,大概等同是畢卡索的抽象主義、美國普普藝術安迪華荷、西班牙超現實主義的達利…等,擁有根本性的反體制思想,寺山修司認為一件事物該用不同的角度多方面觀察。

 

 

 

 

不明的目的地,你會堅持或是放棄?

寺山修司主張「拋掉劇本到街頭」,當人生的劇場帶領我們到一個不明的目的地時,或是在進行一半的時候被破壞!你會演到ㄧ半中突放棄?還是會堅持到最後呢?任何的鳥事,都可以在劇場中被解放出來!對封閉的心,進行挖掘,發覺內心埋藏著某種東西,實際在現實生活上演所謂的「表演」,進行毫無劇本自由發揮,到最後劇情也會有出乎意料之外的結果。

 

其實人生就是個奇妙的世界,真相到底在何方?似是而非的事,或是把真實隱藏起來,不知何時會結束?寺山修司帶有「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的哲學思想在內,像玩遊戲、抓迷藏一般地尋找自己的棲身之處,人生就是一場電影

 

 

 

天才詩人,即使虛構也能產生共鳴

電影【寺山修司:明日在何方Where Is Tomorrow, Shuji Terayama找了許多寺山修司的舊識,其實寺山修司有著不太快樂的童年,因為父親早逝的關係,由母親一手帶大,但忙於賺錢的母親並沒有多少時間能陪伴他,寺山修司在幼時就時常自己一個人獨處,也常被村裡的他人瞧不起,而對同學的父親殷勤到讓同學心裡都吃了醋起來。

 

寺山修司痛苦的成長經歷或許也是造就他反體制的思想啟蒙,對於現實社會產生強烈的反思,在寺山修司的學生時期,他的文采便已受到矚目,甚至認為表現只是一種形式,最終要傳遞的思想才是重要的結果,不應被侷限在文字的框架內

 

雖然寺山修司被同僚指出說謊的過去,但有趣的是就算如此卻能引起共鳴,或是讓大家覺得津津有味,這證明就算是「假」的虛構,也不影響人對事物的真情流露,寺山修司認為不美麗的真實,只不過是個事實,事實變得怎樣都不重要, 事實未煮熟,就已腐爛,事實早已死

 

 

自己的書,自己寫:想像力比鳥飛得還高。

寺山修司認為生存有自己的韌性,除了不應被文字侷限之外,還要勇於去反抗。人生要有正確的生長、而生活的方式則應該行自己的路,雖然每個人的看法未必是ㄧ樣的,但要常常反向的思想。

 

寺山修司對於影響周遭的人至深,一名曾經跟他共事的人,後來開了花店,表示花店內的動線就是受到寺山修司所影響,就算是一朵花,不同的角度也有不一樣的姿態:「你要去動,要繞過去,才能看到呈列不同樣貌的花。」

 

 

 

結論:國家社會能操控ㄧ個人到什麼地步呢?

寺山修司不愉快的成長過程,卻也是構成他成長的養分,去反思社會、反思國家,更因為自己童年被受制,讓他更加想去反抗制度,將封閉的心被打開,同時進而懷疑似是而非的侷限,因為不想被侷限,所以希望解放思想。

 

實行的「生活劇場」,事實上是一種實驗,端看人性對「潛入」、「越界」反體制的化學反應,從劇場中省思,我們漏掉了什麼東西?世界的盡頭,就存在於自己的夢想寺山修司比喻「人生就如同ㄧ本沒有文字的書」,未來的後續由我們自己來寫。

 

 

 

2020台北文學閱影展 電影預告片

 

 

2020台北文學閱影展 電影【寺山修司:明日在何方】簡介

導演:相原英雄 AIHARA Hideo

2017│Japan│DCP|

Color & B&W|100min

 

【寺山修司:明日在何方】劇情簡介

1975年4月19日星期六,發生了一連串的意外。

 

有人在公眾澡堂,自顧自地演起戲來了,一個被放在港口的箱子,裡頭裝了觀眾……。三百輛摩托車橫行無阻地湧入東京杉並區,街上有一名木乃伊男,引領著群眾前往國宅公寓到處敲門。頓時,街頭陷入一片混亂,記者蜂湧而至。警方擔心演變成暴動,出動大批人馬,欲逮捕策劃活動的劇團團員,卻又導致看戲觀眾心生不滿,進而變成民眾與警方的對峙,衝突一觸即發。

 

這全是寺山修司執導的街頭舞台劇《敲門》中出現的內容。寺山認為,大家應該「用戲劇敲敲封閉已久的人心之門,讓自己的思想產生變革」。因而策劃在杉並區內三十個地點,同時上演近似於游擊戰的街頭舞台劇,激烈的內容,引發觀眾瘋狂,更因為事先沒有申請許可,而被警方要求停止演出。然而,警察、記者的出現,其實都在寺山的算計之內,因為人們一旦進入了這個空間,無論其真實身分為何,都會化身成「演員」,其所作所為,也只會是「戲劇」的一部分。寺山真正的用意是,希望打破「真實」與「戲劇」的界線,讓人們在「戲劇」的空間,出現「思想」上的變革,進而回到「真實」的世界,去引發「革命」。

 

究竟寺山修司為何對「思想革命」如此執著?當年參與此劇的工作人員,在事隔四十年後,又是如何面對自己所做的一切?導演以街頭舞台劇《敲門》當作引子,採訪多位天井桟敷的前團員,以及寺山童年、學生時代的親戚、好友,試圖從最根本挖掘,這位從不迎合體制的怪胎、最愛挑釁觀眾的無政府主義者,一路走來、不斷轉變的心路歷程。

 

 

寺山修司 TERAYAMA Shuji 簡介

寺山修司(1935-1983),出生於日本青森縣,多才多藝跨足電影導演劇作家詩歌創作評論演員等領域1967年成立演劇實驗室「天井敷」顛覆日本劇場創作主题以性暴力、對級與傳統社會的反抗為核心,電影與戲劇互為表裡建構出奇詭魔幻的世界,風格大膽具實驗精神為日本1960年代前衛藝術運動中,極具影力的中堅分子,被譽為日本前衛藝術旗手。其重要的電影作品包含《抛掉書本到街上去》《田園死神》《再見箱舟》。

 

 

導演 相原英雄 AIHARA Hideo 簡介

相原英雄 AIHARA Hideo

1954年生於日本東京。高中時期因受到寺山修司的實驗電影啟發,開始拍攝獨立電影。1973年執導之電影《冥想之森》,便是與天井桟敷的演員們合作的作品,並獲得「讀賣新聞社」頒發大獎,以及大島渚導演的高度讚賞。大學畢業後,進入電視圈,監製多部影像作品。

 

1991年成立「PLANET ENTERTAINMENT股份有限公司」,持續與海內外等多位影像工作者合作,製作不同類型的影視作品。因熱愛寺山修司,故親自執導本片,希望藉由電影回顧寺山修司在執導街頭劇《敲門》過程中的內心轉折。

 

 

 

影片簡介資料參考

GOOGLE 

YOUTUBE

2020臺北文學‧閱影展 | 2020 Taipei Literature Film Festival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