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文學名著】Rip Van Winkle 李伯大夢全文 中文譯文 | Washington Irving 美版桃花源

【美國文學名著】Rip Van Winkle 李伯大夢全文 中文譯文 | Washington Irving 美版桃花源

李伯大夢 Rip Van Winkle 美版桃花源簡介

美國文學名著《Rip Van Winkle》中文翻為《李伯大夢》或是《瑞普·凡·溫克爾》,作者華盛頓‧歐文(Washington‧Irving)是一名19世紀美國小說家,享有「美國文學之父」的美譽,《李伯大夢》又被喻為「美國版桃花源」、「黃梁一夢」,也帶有日本民間傳說「浦島太郎」氛圍的奇幻故事,《李伯大夢》寓意實則是在講政權交替、美國獨立戰爭前後的故事。

 

 

《李伯大夢》故事講述一名名叫李伯Rip Van Winkle的男人生活在農村裡,整天遊手好閒又怕太太,某天誤入一個奇幻森林,睡了一覺之後,隔天再回到自己的村莊,發現竟然已時隔18年,過去的朋友都已老態龍鍾,而政權也面臨交替……。

 

 

 

Rip Van Winkle 李伯大夢 全文中文譯文

卡茲吉爾山脈位於紐約州哈得遜河的西邊,山峰十分高聳、終年雲霧圍繞,猶如俯瞰四周的山村,歷經四季更迭、陰晴轉換,每個時刻的旦夕變幻莫測,都讓山峰容面貌流露千姿百態的嬌媚。所以,山區周圍的村民都流傳著,只要觀看卡茲吉爾山脈就能預測出天氣的變化。 就在這山嵐下面,旅人們可以看見縷縷青煙從一個古老的荷蘭小村莊裊裊升起。

 

李伯Rip Van Winkle就在這個村子裡,許多年前他就住在這裡:那時這個國家還是英國管轄的地方,李伯Rip Van Winkle)還是一個樸素單純、性格溫和的傢伙。

 

在荷蘭督統治時期,他的祖先曾經英勇地與英國人戰鬥過,然而李伯Rip Van Winkle)的血液裡,並沒有遺傳到多少祖先的軍人性格, 就如之前所述,他是一個樸素單純、性格溫和的人,此外他也是一個善良的鄰居,是一個在老姿面前聽話的丈夫。

 

【美國文學名著】Rip Van Winkle 李伯大夢全文 中文譯文 | Washington Irving 美版桃花源

 

由於李伯Rip Van Winkle在家裡老婆管他管得太嚴,所以他似乎養成了處處與人為善的習性。因此除了他老姿以外,大家對他評價都很高,他同時也受到村子裡,所有其他良家婦女的歡迎,每次她們知道了李伯家吵架的時候,她們總是認為李伯是對的,而李伯老婆是錯的。

 

村中孩子們也一樣喜歡李伯,每當李伯Rip Van Winkle)一來,孩子們總是歡呼了起來,李伯總是望著他們玩耍,還為孩子們做玩具,教孩子們怎麼玩各種遊戲,給他們講最精彩的故事。所以,不管李伯Rip Van Winkle)去哪兒,他的四周常常圍著一群孩子。

 

村子裡也沒有哪條狗對李伯Rip Van Winkle兇狠地狂吠過,只是李伯Rip Van Winkle)有一個缺點:「對於任何什麼賺錢的工作,他都不感興趣,也不感到討厭」,很難理解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不愛工作。不過,他從來不會拒絕幫助鄰居,就算是最花體力的粗活工作,例如像是幫人家砌石牆。

 

村里的婦女也常使喚李伯Rip Van Winkle),讓他去做傳話的小事,或是做一些她們自己丈夫都不願意做的小事,換句話說,除了李伯Rip Van Winkle)自家的事情以外,別人家的事他都樂意幫上忙,不過像是關於家中的工作,像是收拾農場,李伯Rip Van Winkle) 就自認這樣的工作自己絕對做不來。

 

事實上,李伯Rip Van Winkle)說自己在自家農場上工作是毫無用處,因為自家農場是那一帶最差的一塊小地,也可說是一無是處的地, 結果就因為他的經營不善,失去不少土地,讓他的小農場跟其他周圍的農場相比之下,又變得更差了。

 

李伯Rip Van Winkle)的孩子也是到處遊蕩,孩子們的可憐樣就像李伯的農場一樣。他的兒子小李伯和李伯很像,也是整天四處晃蕩、遊手好閒。小李伯穿著一條他父親的舊褲子,不得不用一隻手抓著,免得褲子掉了下來。

 

然而李伯Rip Van Winkle)就是傻人有傻福,他看起來傻傻地、一副與世無爭,待人接物從容而隨和;他 隨遇而安,吃好吃差都無所謂,只要得來全不費工夫都好。依照他的個性,他應該會非常與世無爭地虛度一生,可是他的老婆在他耳朵邊不停地數落他,說他遊手好閒、對家裡漠不關心,這個家都快給李伯毀了,從早到晚,李伯老婆在他旁邊嘮叨沒完。

 

李伯Rip Van Winkle)說的每句話、做的每件事,必定會招來老婆的一頓罵,李伯Rip Van Winkle對付他的嘮叨長舌老婆,倒是有自己的辦法,這個辦法用多了,就變成了習慣,李伯Rip Van Winkle)常常聳聳肩,把頭仰望天空就一言不發, 不過這樣的舉動,又引來老婆的一陣怒火。這麼一來,無事可做的李伯Rip Van Winkle)最後只有離開家,來躲避老婆的責罵。

 

在家裡,李伯Rip Van Winkle唯一的朋友就是他的狗,名字叫「沃爾夫」, 沃爾夫常常變成李伯太太的出氣桶,因為她把他們看做是遊手好閒的難兄難弟,她甚至曾經責罵說:「李伯之所以會這樣吊兒郎當,都是因為這條狗的錯。」

 

這隻名叫沃爾夫」的狗,在樹林裡是很勇敢,但是再勇敢的狗也經不住一個長舌婦的數落。每當「沃爾夫」走進家門時,牠的尾巴總是委屈地垂在地上,或者是夾在兩腿中間。牠在屋子裡面溜達的時候,一副心虛的樣子,每時每刻從眼角觀察著李伯太太,只要一發現她有ー絲不快的跡象,這隻狗就會拔腿就跑。

 

李伯Rip Van Winkle結婚後的日子,隨著歲月時光的推移,他所產生的煩惱也越來越多。有很長一段時間,李伯太太的嘮叨讓他不得不出門,去跟其他閒人坐在一起互相取暖來安慰自己。

 

李伯Rip Van Winkle和這些閒人常坐在村裡的小酒館前面,酒館的名字就是取名自英王喬治三世下的肖像。

 

在漫長的夏天裡,他們常常坐在樹蔭下沒完沒了地聊天,閒聊講述那些能夠讓人打盹的無聊故事。有時候,他們其中有人碰巧發現一張過路的遊客所扔下來的舊報紙,這時他們會非常認真地聽報紙上的內容,因為德瑞克凡巴梅爾會讀給他們聽(德瑞克凡巴梅爾是村裡的小學教師,很有學問,辭典裡最長的詞也難不倒他),接著他們會露出很有學問的樣子,去討論幾個月前發生的新聞。

 

眾人發表的看法完全由尼古拉斯德維達裁決,他是村裡歲數最大的老人,同時也是酒館的主人。他從早到晚坐在門口,只有為了要避開太陽蹲在大樹樹蔭下面的他才會挪一下位置。的確很少開口講話,而且總是不停地抽著煙斗,但是他的崇拜者們最了解他,他們知道怎麼樣才能讓他就某個話題發表高見,要是讀了什麼內容,或講了什麼話,讓他不開心,他就會狠狠地抽著煙斗;要是他高興起來,他會慢慢而靜靜地抽煙。有時侯他從嘴裡拿開煙斗,讓煙霧在鼻子上方繚繞點頭,以示同意大家正在討論的內容。

 

可是就連這幫能安慰到李伯Rip Van Winkle的人,也最終被迫離開倒霉的李伯。李伯的老婆突然破門而入,直接衝著酒館內談笑正歡的人,甚至將這些人罵得一文不值。就連了不起的尼古拉斯維達也難逃這名彪悍潑婦的一頓肆意辱罵,她指著他的鼻子責罵說,她丈夫會遊手好閒,他要負上最大的責任。

 

可憐的李伯Rip Van Winkle)因此幾乎被逼上了絕路,他唯一能逃避的辦法就是拿著獵槍到深山野林去。在山林裡,李伯Rip Van Winkle有時和他忠實的狗一起坐在樹下,沃爾夫是他同病相憐的似伴。

 

「可憐的沃爾夫」他常常這樣對他的狗說:「你的日子也不好過,不過不要害怕。只要我活著,總有一個朋友和你站在一邊!」沃爾夫聽了總是搖著尾巴,傷心地望著他的主人。如果狗能有憐憫之心,我相信他會真心地同情李伯Rip Van Winkle)的。

 

在漫長的秋天,就這樣長時間地漫步在深林後,李伯Rip Van Winkle發現自己爬到了卡茲吉爾山脈最大的山峰。他專心於他最喜愛的消遣-「打獵」,槍聲劃破了山林裡荒涼的寧靜,他累得氣喘吁吁,到了傍晚便躺在懸崖上一個長滿綠草的小土丘,他躺在地上觀賞著山景好一會兒。夜色快要降臨;開始在山谷間留下長長的藍色影子。李伯Rip Van Winkle知道他還沒到村裡,天早就黑了;一想到太太生氣的臉,他就深深在嘆氣,就在他準備下山時他突然聽到遠處有人喊他:「李伯Rip Van Winkle)!李伯Rip Van Winkle)!李伯Rip Van Winkle)!

 

他看了看四周圍,除了一隻大鳥孤單地飛越大山之外,什麼也沒看到,他判斷這聲音只是他的想像。於是,他轉身準備下山,他又聽到那喊叫聲在寂靜的夜空迴盪:「李伯Rip Van Winkle)!他的狗感到毛骨悚然,跑到了主人身邊,恐懼地望著山谷。李伯Rip Van Winkle)心裡心感到害怕,不安地朝著同一方向看去。他看到了一個奇怪的身影在岩石上攀登著,背上似乎馱著什麼沉甸甸的東西,李伯Rip Van Winkle)先是感到驚訝,在這樣荒無人煙的地方竟然會看到其他人!?

 

可是一想到可能是哪一個要幫忙的鄰居,李伯Rip Van Winkle)趕緊衝了下去,但是當他再住前一靠近,陌生人古怪的模樣讓他更加吃驚了,那位陌生人是一個樣貌矮小的老頭,肩膀大、腰粗、頭髮濃密,還長著撮灰白色的山羊鬍子,他穿的是以前的荷蘭老款式服裝,繫著腰帶短布的外套,層層相疊的褲子。最外面一層褲子又大又寬,褲腳管兩側鑲著幾排鈕扣,肩上扛著一隻木桶裡面似乎裝滿了酒。

 

他示意李伯Rip Van Winkle過來幫他卸下肩上的東西,李伯Rip Van Winkle雖然不完全信任這個長相古怪的陌生人,但還是走了過去幫他一把。他們兩人一起手抬著木桶,裡面似乎裝滿了酒。他們一起抬著木桶,沿著山腰狹窄的溪溝小道,走向高聳的岩石山峰攀登時,李伯Rip Van Winkle開始聽到一些奇怪的聲音,有點兒像打雷聲,又似乎是從山峰間的狹窄山谷深淵中傳出來的。

 

李伯Rip Van Winkle)停下了腳步仔細聽,覺得一定是不遠處打雷的聲音,穿過溪溝小道後,他們來到了一個小山洞,山洞樣子像是古希臘時期建造的地下劇場。

 

一路上李伯Rip Van Winkle和這個陌生人一聲不吭地爬著山路,因為儘管李伯Rip Van Winkle對有人在這荒山野嶺竟然扛著裝著酒的木桶感到不解,但他缺乏頭氣去問這個陌生的新朋友。

 

走進山洞,只見各種令人驚奇的新鮮玩意兒,洞裡的中央有一小塊平地,一些面貌古怪的人正在玩九木柱遊戲。他們身穿著非常奇特的服裝,有些腰帶上還佩著刀,他們大部分都穿著又長又寬的褲子,和帶李伯Rip Van Winkle)來這裡的陌生新朋友褲子差不多。他們的長相也是怪里怪氣,其中有一位的臉似乎就是一個大鼻子頭頂一頂大白帽,他們都有鬍子,而且形狀和顏色各異。

 

有一位好像這幫人的頭兒,他是一個身體厚實的老者,佩著寬腰帶,戴著一頂插著羽毛的高頂帽腳上穿著紅襪子和高跟鞋,還有一點讓李伯Rip Van Winkle)感到特別奇怪的地方,這些人顯然是在玩遊戲,可是他們個個表情認真嚴肅,他們默默地打著球,事實上是李伯Rip Van Winkle見過的最死氣沉沉的遊戲聚會了,場上除了森柱的滾動聲之外,沒有其他任何聲音。木柱滾動時,撞擊聲像雷聲一樣響徹深林間的天空。

 

李伯Rip Van Winkle兩人走近這群人的時侯,他們突然停下手中的遊戲,用奇怪的眼光町著他看,看得他渾身發毛、兩腿顫抖。此時那位陌生新朋友同伴將木桶裡的東西倒進幾個大金屬杯子裡,示意他端給那群人,他膽顫心驚地照做了,他們也一聲不吭地喝掉了杯中之物,然後繼續玩他們的遊戲。李伯Rip Van Winkle)漸漸下緊張和害怕,他甚至趁別人不注意地時侯,壯著膽子嚐了一口酒,他很喜歡,不一會兒,他覺得再嚐一口的時機到了,於是他一口接著一口,到了最後他的眼晴怎麼也睜不開,頭也低垂胸前;他進入了夢鄉。

 

 

 

醒來時,李伯Rip Van Winkle)發現自己躺在那個長滿綠草的小土丘上,他就是在這兒看到那個扛著木桶的老者,他擦了擦眼晴,知道現在已經是陽光明媚的早晨。

 

鳥兒在樹叢中歡唱樹葉隨著一陣陣清新的山風搖動著。瑞普心想「我應該沒有在這兒睡上一晚吧!」他記得他睡著前發生的一切:那個扛著酒桶的怪老頭,他們攀越的岩石山路、表情嚴肅的九木柱遊戲者們、金屬杯裡的美酒。

 

「哦!好杯子!那神奇的杯子!」李伯Rip Van Winkle)想起來了,「我該找個什麼藉口對太太說呢!?」他環顧四周找他的槍,可是在他身邊找到的不是那支擦得明亮、上好了油的獵槍,而是一支年久不用生了鏽的槍。他現在知道了,是山裡那幫九木柱遊戲者們捉弄了他;他們用酒將他灌醉,然後偷了他的槍,他的狗沃爾夫也不見了,也許跑到什麼地方捉鳥或捉兔子去了,李伯Rip Van Winkle)吹哨子喊狗狗的名字,可是全是徒勞,山裡迴盪著他的哨子聲和喊叫聲,可就是不見他的狗,李伯Rip Van Winkle)決定回到昨晚聚會的地方。

 

「如果我見到他們」他自言自語道,「我就向他們要我的狗和槍。」當他正準備起身要走的時候,他發現他的腿似乎不如平時輕便了;他感到兩腿和後背酸痛。 「這些山路對健康不利」李伯Rip Van Winkle)想,要是這次經歷使我臥床不起,那我又要挨太太一頓臭罵了。

 

李伯Rip Van Winkle有些吃力地往山下走,來到了山谷。他找到了前一天晚上走過的那條溪溝山道,可是讓他非常吃驚的是,這條溝道現在流淌著溪流溪水,並在岩石間飛濺山谷裡流出山泉,發出潺潺的流水聲。於是,他試著沿小溪水邊攀行,穿過樹叢和攀緣植物,他總算來到了那個岩石張開的開闊地,也就是九木柱遊戲場地的入口處,可是現在連那塊開闊地的影子也沒有。那些岩石現在變成了一堵不可逾越的高牆屏障,山水溪流從這裡嘩嘩落到下面的水塘裡。

 

可憐的李伯Rip Van Winkle)被迫在這裡停住腳步,他又吹了哨子,喊著他狗的名字,可是回答他的只是 一群山鳥,他於是帶著困惑和不安,轉身向家裡走去,快到村子的時候,他碰見了好幾個人,可是他一個也不認識,這讓他感到驚訝,因為這一帶什麼人他都認識。這些人的衣著打扮,也和他的朋友、鄰居們不一樣,這些人也和他一樣露出滿臉的驚訝,他們盯著他看,還抬手摸他的下巴,這種頻繁的舉動促使李伯Rip Van Winkle)不假思索地也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難以想像他發現自己的鬍鬚竟然比以前長了一英尺,他非常地吃驚!現在他已經走到了村子口,一群陌生的孩子跟在他後面跑,並在他身後指著他灰白的鬍子喊叫著,路上的那些狗也變得跟他以前認得的不一樣,牠們惡意地對著他狂吠。

 

就連村子的面貌也變了;村子變大了,一排排的房子,李伯Rip Van Winkle)以前從未見過,他記得的房子全不見了。門上寫著陌生的名字,窗戶裡看到的都是陌生的面孔,ー切的一切全是陌生的,這時李伯Rip Van Winkle)更加不安和迷惑了。

 

「昨天晚上那杯子」他想道,「難道毀了我的大腦!?」費了好大的工夫,他找到了原有的路,他內心帶著懼怕向自己的房子走去,等待聽到太太的叫罵聲,他發現家裡的房子變得破爛不堪,幾乎就是一堆舊木板。屋頂塌了,窗戶破了,門板也倒在地上。一條瘦骨嶙峋的狗站在荒廢的房前,樣子很像沃爾夫,不過當李伯Rip Van Winkle)叫他的名字時,這條狗對他露出牙齒,然後走開了,這是讓李伯Rip Van Winkle)感到最傷心的事了。

 

「我的狗,我那忠實的狗」,李伯Rip Van Winkle倒吸了一口氣「難道我的狗,也把我忘了。」他走進房子的廢墟,說實話太太以前總是把屋子收拾得井井有條,可是現在房子看起來人去樓空。

 

他匆匆趕到村子裡的酒館,在那裡他曾經打發過許多閒暇時刻。可是酒館也不復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大舊木樓,窗戶很大,有些還被打碎了。門上有一個招牌上面寫著「聯合酒店喬納森-督利特爾」,那棵原來遮著冷清荷蘭小酒館的大樹也沒有了,現在取而代之的是一根很高的桿子,上面是一面旗幟旗幟上奇怪地組合著許多星條。

 

所有這一切都很奇怪,讓人很難理解,但李伯Rip Van Winkle)認得招牌上的畫像;那是喬治國王的畫像,他在下面平靜地抽過許多次煙斗,可就連這畫像也覺得古怪,與以前的不同。陛下原本的紅色變成了藍色,他頭上戴的是帽子,而不是皇冠。

 

畫像下面有一行字:「華盛頓將軍」,和以往一樣門口有群人,但李伯Rip Van Winkle)誰也不認識,他徒勞地尋找著智者尼古拉斯維達,那位長著寬臉雙下巴抽著長煙斗,嘴裡吐出煙雲,而不是愚昧高談闊論的老者。

 

他尋找凡巴梅爾那個人,他們讀舊報的小學教員。 可是這些人都不在,他倒是看到了一個瘦瘦的,一副長相可惡的傢伙正在高聲談論「公民權、選舉、國會成員、自由」,還有其他令李伯Rip Van Winkle)困惑不解的新名詞。

 

酒店裡的這幫政客不久注意到了李伯Rip Van Winkle):他蓄著長長的灰白鬍子,ー身過時的服裝,手裡拿著一桿上鏽的獵槍,身後跟著一大幫好奇的婦女和孩子人們,簇擁在他周圍,從頭到腳地打量著他。那個政冾演說者走近他,低聲問他:「您的選票要投哪方?」還有一個忙碌的小個子拖住他的胳膊,問他屬於那個黨派。

 

就在李伯Rip Van Winkle)思考著這些問題是什麼意思的時候,一個模樣自負的紳士穿過人群站在李伯Rip Van Winkle)面前問他,「你為什麼抓扛著槍來參加革命選舉,後面還跟著嘈雜的人群?你是不是想在村裡製造混亂?」

 

「哎呀,老爺!」可憐的李伯Rip Van Winkle)叫道,「我是個不愛鬧事的可憐人,是這個地方土生土長的村民,國王陛下的忠實臣民,願上帝保佑!」

 

一聽到這句話,眾人憤怒地喊道,「他說願上帝保佑國王! 把他轟走! 送他坐監獄!」

 

那個樣子自負的人,費了好大的工夫才讓大家平靜下來,然後又問李伯Rip Van Winkle)為什麼來這兒?他來找誰?可憐的李伯Rip Van Winkle)低聲下氣地向他保證自己絕無惡意,他來這裡只是為了尋找以前常坐在客棧前面的鄰居。

 

「那麼他們都是誰? 說出他們的名字? 」李伯Rip Van Winkle)想了想,然後問道:「尼古拉斯維達在哪兒? 」人群中一時沒有人回應,過了片刻,有一個老頭用尖細的聲音答道「尼古拉斯維達!他早已不在人世了,他死了18年了!

 

布洛姆答契爾在哪兒? 」李伯Rip Van Winkle)問,「哦,戰爭一開始的時候,他就去當兵了。有人說他在斯陡尼要塞的那場戰役中陣亡了。也許是的也許不是,我不清楚。但他再也沒有回來過。」

 

「那個小學教員凡巴梅爾在哪兒?」

「他也去打仗了」那老人說。 「他是個將軍,現在進了國會。」聽到他家裡和朋友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他心裡很悲傷,感到自己成了這個世界上孤苦伶仃的人,每個答案都讓他困惑不解。這些人的回答說明一件事:不知多少年過去了,他們提到的事情「戰爭」、「國會」、「斯陡尼要塞」,他一個都不明白。他沒敢再往下打聽其他朋友,而是絕望地喊道,「這兒有人認識李伯Rip Van Winkle)嗎?」

 

李伯(Rip Van Winkle)有兩三個人驚叫起來。 「是的,是他!李伯Rip Van Winkle)在那兒呢!倚在樹上的那一個。」

 

李伯Rip Van Winkle在人群中看到了一個長得和他上山時的模樣一樣的男人,顯然這個人和他以前一樣對幹活沒有興趣,他的衣服也和他以前的衣服一樣破舊。不幸的李伯Rip Van Winkle)此時被搞糊塗了。他感到納悶,那他究竟是自己呢?還是某個其他人?就在他困惑不定時,人群中有人問「你是誰?你叫什麼名字?」

 

「老天爺!」李伯Rip Van Winkle)絕地高聲說道:「我不是我自己,我是另一個人。那兒的那個人是我。不,那是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另外某個人。昨天晚上我還是我,可是我在山上睡著了,他們換了我的槍,什麼都變了樣。我也變了模樣,我說不出我的名字,也說不出我是誰?」

 

他的聽眾此刻開始面面相覷會意地笑了,不難看出這個老頭子瘋了,有人低聲說:「交上了他的槍! 誰知道這個老傢伙接下來會幹出什麼事來?」

 

這時候ー個長得好看的婦女,擠到人群前面來看這位灰白鬍子老人,她懷裡的孩子被他的外貌嚇得哭了起來,「安靜!」她對孩子說:「安靜,你這個小傻瓜,這個老人不會傷害你的。「孩子的名字?」來的姿態和她說話原語調這一切在李伯Rip Van Winkle)腦海裡勾起了一連串的回憶。 「您叫什麼名字呢?好夫人?」他問道。 「朱蒂絲-嘉頓妮爾」她答道,「您父親叫什麼?」

 

「哦,可憐的人!他叫李伯Rip Van Winkle)可是20年前,他帶著獵槍離家出走了,此後誰也沒有他的消息。他的狗回來了,可他沒有。他是開槍自殺了,還是被印第安人擄走了誰也不知道,我當時只是一個小孩。」

 

李伯Rip Van Winkle)只有個問題要問,他聲音顫抖地問:

「你母親來在哪兒?」

「哦,她死了,就在不久前。她是對一個上門兜售產品的人發火,結果血管破裂死了。」

這個消息至少給他帶來一點安慰,這個誠實的老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他一把抱住他的女兒和她的孩子,「我是你的父親來!」他哭著說道。

 

「從前是年輕的李伯Rip Van Winkle)現在成了老李伯Rip Van Winkle)了。這兒沒人認得可憐的李伯Rip Van Winkle)嗎?」大夥兒站在那兒目瞪口呆,最後一個老太太離開人群抬頭打量了他片刻,然後驚叫起來:「沒錯!是李伯Rip Van Winkle);是李伯Rip Van Winkle)歡迎您回家,老鄰居!可是這20年來你去哪兒了?」

 

李伯Rip Van Winkle)很快講完了他的故事,因為對他來說這整整20年只是一夜的時間,鄰居們聽了這個故事都睜大眼晴,有些不以為然的鄰居彼此笑笑,表露出打趣的神色。那位看上去自負的拉下嘴角搖了搖頭・眾人看了也一起搖起頭來,然而大家一致同意聽聽老彼得范德棟克怎麼說,因為有人看到他慢慢向這邊走來,彼得是這個村子上年齡最大的,他對這個地區的歷史瞭如指掌,他馬上想起了李伯Rip Van Winkle)最讓人信服地證實了他的故事。長話短說,眾人散去回到了他們更關心的話題一「選舉」,李伯Rip Van Winkle)的女兒領回李伯Rip Van Winkle)和她一起生活。

 

她有一個舒適的家,丈夫是一個快樂的農夫,李伯Rip Van Winkle)記得,他還是孩子的時候,他經常馱他。至於李伯Rip Van Winkle)的兒子簡直就是自己的翻版,儘管像他父親一樣也有料理百家事,而不願幹自家活兒的習慣,但是他還是受僱在農場工作。

 

現在李伯Rip Van Winkle)又回到了他從前的生活方式,他不久找到了很多以前的老夥伴,因為他們都已經老態龍鍾了,所以他更喜歡在年輕人中間交朋友,他們很快喜歡上了他,因為他在家無事可做,也因為他已到了安享晚年的年齡,沒人責備他遊手好閒,所以他又坐在村裡小酒館的門前。在那裡,他被看做村里的老人受人尊敬,他可以講講「戰爭前」舊時代發生的事情。

 

 

過了很長時間,他才真正搞明白他那18年的一覺,期間發生了許多不可思議的事件,他得弄清楚這期間發生的革命戰爭,這場戰爭使得這個國家因此脫離了英國的統治;他不再是喬治三世陛下的臣民,而是美利堅的自由公民。李伯Rip Van Winkle)實際上不是一個政客國家和帝國的改朝換代,對他來說幾乎沒有什麼印象,但是有一種獨立他很明白,那就是他擺脫說話尖刻的老婆。

 

幸運的是他現在有了這種自主權;在家裡他可以隨心所欲地進進出出。然而,每當有人提到他太太的時候,他總是搖搖頭眼光投向天空,誰也不知道這是表示他接受了命運的擺佈,還是表明對自己的解脫到欣慰。他常對每個來督利特爾的酒店的陌生人講他的故事,人們注意到起初他每講他的故事的時候,總要改變一些細節。但是這個故事最終固定了下來,和我上述的故事完全一樣;村裡男女老少無人不曉。

 

有些人想說他們對這個故事的真實性確信無疑,甚至到了今天,每當他們在夏日的下午聽到卡茲吉爾山脈附近打雷的聲音時,他們說這是享德里克-哈得遜和他的水手在玩九木柱遊戲,這一帶許多在家受氣的丈夫,有時也希喝上一口李伯Rip Van Winkle)神杯裡的酒,能一睡解千愁。

 

 

 

《李伯大夢》作者 華盛頓·歐文 Washington Irving 簡介

華盛頓·歐文 Washington Irving

(1783年-1859年),生於美國紐約州曼哈頓,是美國著名作家、短篇小說家、亦是一名律師,曾當過政府官員,是對西班牙及英國的外交官。在文學上最為著名,為人所知的作品有《李伯大夢》《沉睡谷傳奇》等,常被譽為「美國文學之父」。

 

《李伯大夢》Rip van Winkle 是19世紀美國小說家華盛頓·歐文所寫的短篇小說,收錄於歐文作品集《見聞札記》The Sketch Book of Geoffrey Crayon, Gent.(1820年)中,其英文書名就是主角的名字。

 

這篇故事來自於德國的民間傳說《彼得·克勞斯》Peter Klaus

 

 

 

參考網址

參考維基1維基2

 

 

 

延伸閱讀 其他文章

【美國文學名著】《胎記》(胎痣)納撒尼爾·霍桑 中文譯文 The Birthmark by Nathaniel Hawthorne

 

【美國文學名著】Rip Van Winkle 李伯大夢全文 中文譯文 | Washington Irving 美版桃花源

 

電影【蒼蠅王】影評心得、台詞:失控的人性之惡 Lord of the Flies

 

 

評等結果
點擊便能為這篇文章進行評等!
[評等總次數: 0,平均評等: 0]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