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Wild 如果你的勇氣拒絕你,就超越它

e_141213032243_  

電影【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Wild 

片長:120

上映時間: 2015/ 01/ 30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改編自同名暢銷小說 真人真事改編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是《藥命俱樂部》奧斯卡提名導演尚馬克瓦利執導的最新動人之作
暢銷原著紐約時報書評稱之為「文學與人性的全勝之作」,亦被波士頓全球報譽為「一本令人愛不釋手的精采著作,不僅富有娛樂性,更令人閱讀過後仍再三回味。」

金獎影后瑞茲薇斯朋精湛演出 再度強勢問鼎奧斯卡代表作

這部片非常的真實,真實到你相信自己就跟著女主角一起去爬山,

也讓我想起曾經登上高峰完成旅途的感動,以及過程的艱辛,

透過如此漫長的旅途,有很長一段時間,大部分自己要跟自己相處,

省思自己在無人寧靜的大地中.獨自面對孤獨,跟所有的過去面對面...

爬山確實會讓自己更Wild,更謙卑,更珍惜自己,更成長,

知道自己在天地間是多渺小,更有助於幫自己對於人生有更深的領悟

原作者真的很勇敢,但我還是不建議沒有經驗,一個人去貿然爬山,這是很危險的事!

也不是身強體壯的人,就一定是走完全程的那個人!意志力一定要比身體還要強!

這部片一直讓我想起,這句我很喜歡的話,

 

當想要放棄的那一刻我總是會想為什麼當初堅持走到了這裡…

 

雖然女主角內心有個聲音一直跟自己說:"你想放棄,隨時都可以"

但這部片讓人感動的是,她拉了困在人生泥沼裡的自己一把,

其實,面對孤獨,坦承自己心中的傷疤,

痛苦在寧靜中席捲而來,安然與自己孤獨相處也不是一種易事...

這部片莫名地有個念頭,讓我覺得自己能夠看電影是很幸福的事,

透過電影,看到了別人不同的人生,亦感動著活著的感動和喜悅,

所有不愉快都會有過去的那一天,若還沒有過去,那就是你還沒走到最後,

太平洋屋脊步道是女主角雪兒對自己的救贖,也是上天對她的憐憫.亦給了我們勇敢的力量!

 

- - 以下內容含有劇情 慎入有雷區 - - - 

 

 如果暴風雨還沒過,就是你還沒有走到最後.

 fx_fwen12305051_0003

老實說,我覺得此部片的後作力很強…

看完後的一個禮拜,每當對生活中的現實,感到有種窒息的鬱悶感的時候,

就不禁讓我想起雪兒(瑞絲薇斯朋飾演)在爬山時候的上氣不接下氣,

像是得了高山症一樣的感覺,筋疲力盡時臉色的發白,唇色的黯淡...

依靠著意志力向前,雖然我不認同頹喪低迷時,她做為吸毒等迷失自己的藉口,

但覺得這是一種隱喻象徵,每個人都有低潮的時候,

就像山谷有高有低,不可能永遠都站在頂端,總有下來的時候,

所以對於在低潮時候,這部片是很有勉勵的時候,會不由地把自己將雪兒在荒地中相連,

大自然中的渺小,相對地不放棄生存!

fx_fwen12305051_0007

再者,就是對於親情的情感連結,媽媽可以說是雪兒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世界中,除了短暫的過客,陪伴自己最久的就是親人,媽媽去世後,弟弟是僅存的親人,所以她才會說就算知道弟弟不在意,

也希望讓他知道自己的去向...再者就是前夫,不開心的情感羈絆著她,

跟媽媽的一幕,最讓我感動的是,雪兒抱怨為何媽媽要選擇這樣愛酗酒的爸爸,不忍媽媽總是在爸爸醉後,遭到打傷,

但媽媽說:"他讓我得到你們,這就足以讓我原諒他..."

感受到深深的母愛,頓時眼眶泛淚...

對於媽媽最後的承諾要照顧好她的馬兒,姊弟倆最終並沒有圓滿的完成,那是一種對於親人最後遺願卻沒有守護好的缺憾,

烙在心中,不時地就會跑出來,跟孤獨的你面對...

fx_fwen12305051_0008

最後,我喜歡結尾,

當完成了一段漫長艱辛的路途考驗,

讓雪兒害怕的是接踵而來的現實,

身上的財產稀少的可憐,生活岌岌可危,還被誤認為遊民,

當你害怕著未來的不確定及空虛...

誰又知道生命中的轉角,神又在彼岸放了個禮物等你.

走過了生命的跌宕,看著清澈溪下魚兒的悠游,體會著生命的平凡與美好,

如作者所言,人生中所需其實都可以背在肩上,除了神的幫忙,也要自己願意走出來陰霾.

fx_fwen12305051_0017fx_fwen12305051_0020fx_fwen12305051_0021fx_fwen12305051_0023fx_fwen12305051_0024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精彩片段:找到最好的自己

 1909309_10203336602195142_4082416864731771280_o  

影片圖片簡介參考來自:

(開眼) http://www.atmovies.com.tw/movie/fwen12305051/

(17MOVIE)http://www.17movie.com.tw/movie_index.asp?id=1939

(片商二十世紀福斯https://www.facebook.com/foxmovies.tw

 

影片資料
影片年份:2014 
出  品  國:USA 
出  品:Fox Searchlight Pictures, Pacific Standard 
發  行  商:福斯 
語  言:English 
色  彩:color 
音  效:
導演: 尚馬克瓦利 
編劇: 尼克宏比 
雪兒史翠德 
演員: 瑞絲薇斯朋 
蘿拉鄧 
湯瑪斯薩多斯基 

 

 

劇情簡介
非關男孩》原著小說家尼克宏比,繼《名媛教育》後再度執筆電影劇本,與加拿大名導尚馬克瓦利聯手,將美國作家雪兒史翠德全球熱賣逾百萬部的暢銷著作〈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搬上大銀幕。一如《阿拉斯加之死》、《127小時》,在一望無盡的荒野奇景中,輕柔奏出一曲蛻變與重生的女性生命之歌。

父親生離、母親死別,家人也從身邊漸行漸遠,讓雪兒(瑞絲薇斯朋飾演)不得不在海洛因與陌生男人臂彎中尋求片刻慰藉,直到婚姻終究瓦解;她年僅二十六歲,生命就已陷入死胡同,再也無路可逃。揹起沉重行囊,傷心欲絕的她毅然踏上一趟長達一千英哩的遙遠旅途。沿著美麗又殘酷的太平洋屋脊步道,她一步一步嚐盡了孤獨的滋味,也終於面對自己張牙舞爪的心魔。

【關於電影】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是《藥命俱樂部》奧斯卡提名導演尚馬克瓦利執導的最新動人之作,與《非關男孩》、《名媛教育》暢銷作家尼克宏比合作,將美國作家雪兒史翠德全球熱賣逾百萬部同名暢銷原著搬上大銀幕,並找來奧斯卡影后瑞絲薇斯朋、蘿拉鄧及知名影集《新聞急先鋒》實力男星湯瑪斯薩多斯基精彩共演,也是瑞茲薇絲朋強勢問鼎奧斯卡的最新代表作。一如《阿拉斯加之死》、《127小時》,此片在一望無盡的荒野奇景中,輕柔奏出一曲蛻變與重生的女性生命之歌。

真人真事改編 暢銷原著打動奧斯卡黃金陣容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改編自同名暢銷小說,是作者雪兒史翠德的親身故事,2012年甫出版即登上暢銷排行榜並獲得書評盛讚,被評為具有恣意卻動人的坦率風格,以及十足的冒險感。紐約時報書評稱之為「文學與人性的全勝之作」,亦被波士頓全球報譽為「一本令人愛不釋手的精采著作,不僅富有娛樂性,更令人閱讀過後仍再三回味。」描繪一個生活瓦解的現代女性,以自己的方式擁抱荒野召喚而成長的故事,片中源源不絕的回憶、恐懼、想法、歌曲、詩詞、憤怒和敬畏,同時滿載龐克精神和充滿活力的誠實,奧斯卡影后瑞絲薇斯朋完美詮釋,帶領觀眾一同走出遼闊的視野。瑞絲薇斯朋表示自己被原著小說深深打動,一看完書就立刻爭取拍攝版權,甚至親自擔綱製片,集結奧斯卡提名團隊《藥命俱樂部》導演尚馬克瓦利、《名媛教育》編劇尼克宏比及《自由之心》和《斷背山》製片比爾波拉德,合力重現這個精彩故事。

瑞絲薇斯朋回憶說道:「我在飛機上讀了前半本書就熱淚盈眶了,然後我迫不及待地想在回程時趕緊把後半本讀完。我跟經紀人說我不知道雪兒史翠德是哪號人物,但我現在就要她的電話號碼。」她立刻致電給真實故事主角雪兒史翠德,告訴她自己的共鳴有多深刻,以及這本書肯定能觸動許多人的生命,她說:「我告訴雪兒這本書就像是一架太空梭,會帶領她勇往直前,我發現她本人完全就像在書中一樣充滿靈性並情感豐沛,她言之有物、單刀直入並據實而言,就跟她的著作一樣引人共鳴。」聯合製片帕潘德雷亞表示:「我們必須保持雪兒書中的純粹,這本書之所以會如此受歡迎,正是因為不論你是來自破碎的家庭、失去至親,或是在困境中掙扎,這是一則提醒我們也能拯救自己的故事。雪兒選擇走回世界裡,所以她重獲新生,這正是我們想要講述的故事。」

編劇尼克宏比也被原著深深感動,他表示自己翻開第一頁時就被雪兒史翠德的風格所吸引,他說:「當我在讀這本書時,就像有電流竄進我身體裡一樣,雪兒寫作的調性是能被多數人認同的,她從不缺乏幽默,但她也很一派正經且熱情,並毫不諱言。我愛她的直率,在她不自怨自艾的口氣下,暢談自己混亂的人生。我愛她的樂觀,還有尋找希望的決心,就算看來遙不可及。我愛她與藝術、音樂和書的深切連結,對我而言,《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像是一首布魯斯史賓斯汀的歌,特別是「小鎮邊緣的黑暗」,我非常想捕捉那種聲音並融入劇本。」 

金獎影后瑞茲薇斯朋精湛演出 再度強勢問鼎奧斯卡代表作
瑞絲薇斯朋是導演尚馬克瓦利心中飾演女主角的不二人選,他說:「就像馬修麥康納之於《藥命俱樂部》,她和這個角色緊密連結,瑞絲對這本書的愛非常明確深刻,她全然地瞭解這位女性主角,也做好萬全準備面對這項非凡挑戰,飾演這個與她以往角色截然不同的人物,並帶著非常感人的謙遜態度,一點都不自大,只專注於化身為主角。」瑞絲薇斯朋為此片全心投入,甚至已經到了只要有人在劇組呼喚「雪兒」,她就會跟著雪兒一起回應的程度,連原作者雪兒都非常吃驚,她說:「當拍攝瑞絲雙膝墜地而痛哭的段落時,我透過攝影機的螢幕看她演了四、五次,每次我都跟著她一起哭,那種感覺非常怪異,因為她扮演的正是我,但同時瑞絲卻演活了這個角色,那就是藝術的力量。」

聯合製片布魯娜帕潘德雷亞表示,瑞絲和女主角有很多相似之處,同樣剛毅、慷慨且大方,不畏於談論人生中艱辛之處,「能讓人見到前所未有的瑞絲令我非常興奮,她的身心在片中都毫無保留地袒裎,我認為她的表現簡直太棒了!」薇斯朋拍片前做足功課,和真實故事女主角雪兒花了很長的時間相處,談論彼此的人生、分享彼此的故事,雪兒形容,「她就像是個尋覓者,她非常腳踏實地,但也相當聰明睿智。」薇斯朋則說,女主角可能會陷入人生困境深淵,但她卻選擇另一條路,拉了自己一把,「這對掙扎於人生困境的任何人都會感到十分激勵,許多人都有無依無靠的感覺,這個故事則大聲道出天助自助的精神,這是非常強大的。」 

而這次新片《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要飾演翻山越嶺又飢寒交迫的雪兒,無疑需要極度的體能,薇斯朋秉持對野外的熱愛和尊敬,讓她足以勝任,但即使如此,飾演雪兒意味著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走入荒野,包括酷熱的沙漠、高山峻嶺,以及她自己的意念。她笑說:「如果我沒這麼熱愛野外的話,根本不可能飾演這個角色,如同雪兒的歷程,這個角色在每個層面上都極具挑戰性,體能挑戰更遠比我以往參與過的電影還多,需要爬上一座山,也得在渡河時保持平衡,要越過雪量及胸的雪地,並落入冰凍刺骨的河流中。我完全沒想到會跟當時情況一樣艱難,但我的收穫也十分良多。」

她強調:「靴子和背包已經成為我的一部分,背包就像我的手臂和雙腿,有幾次下戲後,我甚至會忘記還背著它,還得勞煩道具師提醒我把它放下來,就像雪兒在書中所說的,人生中所需要的東西其實都能背在肩上,事實就是這麼奇妙,令人感到萬分解放,這是一份很美的概念。」整個製作期間,薇斯朋的雙腳都傷痕累累,身體疼痛不已,並且就像雪兒一樣,她穿越了黑暗恐怖的洞穴,但她揣摩雪兒身上那種得來不易的轉變也鼓舞著她,她說:「當時一點都不容易,但就像到頭來成就了某件事一樣,能講述一個像雪兒這樣的故事,真是非常幸運!」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